糯米小說網 > 五行天 > 第一卷 第六百七十七章 牧首會
    “翡翠森方向的氤氳光芒像五彩的浪花翻騰涌動,它仿佛有著世上最紛繁復雜的色彩,每一種色彩都是宿命的碰撞。裊裊劍鳴,如風如影,空靈無形,卻又無處不在。與之截然相反,血色劍光是如此暴烈,把珍珠防線方向天空的云彩染成赤霞。天心城升起白色光柱,它巍峨高聳,能托起天空。顫抖的嘶吼深入骨髓,告訴世人人生而痛苦。志在天下的帝圣,用金光照亮神國的天空,宣告他的堂皇王道,令眾生拜伏!

    ——《拜倫見聞》

    “這一天注定被載入史冊,親眼目睹天空異象的我,無比確信這一點。請原諒我,我如此激動,就好像被一股電流擊中,身體情不自禁顫抖戰栗。就在那一刻,我無比確定,一個新的時代正在我面前徐徐掀開。它來得如此突然,沒有半點預兆!

    ——《吳長老回憶錄》

    “宗師由來已久,然而那扇是緊閉的大門,從此轟然打開!

    —《元力史》

    每一個新時代的開啟,都是那么波瀾壯闊。身處其中,有人能領略其美,但更多的人被裹挾順流而下,不辨東西。

    傅思思覺得這兩天就像見鬼了一樣。

    翡翠森發生規?涨暗淖趲熤畱,兩位處于巔峰的宗師,關于宿命的對決。樂不冷成為宗師,令人沒想到,但是又讓人覺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。畢竟樂不冷被成為“天下第三”,倘若說誰最有可能晉升宗師,那非他莫屬。

    可是后來的劍鳴是什么鬼?還有天心城的白光?帝圣不甘寂寞,也出來刷一下存在感?

    好吧,不管是天心城的白光,還是帝圣的金光,盡管讓他們心驚肉跳,但是距離遙遠,對他們產生的沖擊比較短暫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那劍鳴和血色劍光,距離他們實在太近。

    當時聽到劍鳴的時候,他們體內的元力不受控制鼓蕩,近乎當場失控,足足休息了兩個時辰才恢復如初。血色劍光掀起的波動,讓他們以為身處風暴的中心,舉步維艱。

    這樣的情況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他們嚇得噤若寒蟬,還以為大魔頭就在他們身后。

    逐漸放松下來,大家都在討論,這位新晉的宗師,最有可能是雷霆之劍艾輝。從她知道的情報分析,傅思思很贊同大家的猜測。但是不知為何,她覺得血色劍光的氣息,居然給她隱約的熟悉感,讓她回憶起一個人。

    大師之光讓她脫胎換骨,也讓她以前的許多記憶變得模糊。大師之光之前的事情,大半她都不記得。唯獨兩個人記憶深刻,在她面前飛灰湮滅的父親,還有那個叫做楚朝陽的銀輪劍客。

    楚朝陽擔任他們的劍術老師時間并不長,后來也銷聲匿跡,但是不知為何,她的印象如此深刻。

    一定是自己的錯覺吧。

    楚朝陽的劍術雖然不錯,但是比起這位新晉的劍術宗師,差距實在太大。

    她收回心神:“桂虎他們的尸體有沒有線索?”

    隊員停止討論,紛紛搖頭。

    “沒有!

    “會不會是野獸吃了?”

    “野獸吃了也會留下骸骨吧,而且現場沒有任何撕咬的痕跡?隙ㄓ腥烁愎!”

    殘酷的現實讓傅思思心神俱疲,這次的任務波折不斷,意外頻發。到現在為止,他們的任務依然一無所獲。葉白衣不知所蹤,她所率的天葉部,卻是傷亡慘重,就連同伴的尸體現在都突然消失。而他們還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,師北海也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傅思思心中已做出決定,等回去之后就向夫人請罪,辭去副部首之職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,任務一刻沒有結束,她就必須擔負起首領的職責。

    師北海他們能躲到哪里去呢?

    她揉著生疼的腦門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假如自己是師北海,會往那邊逃?她想得很慢,想得很仔細,好像抽絲剝繭般一點點理順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漸漸,一絲靈感若隱若現,她好像隱隱抓到關鍵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忽然一聲高呼傳來:“大人,有發現!”

    一名隊員正朝營地飛掠而至,他滿臉喜色,手上抓著一件衣服。

    傅思思霍地站起來,那是桂虎的衣服!

    新發現讓疲憊的眾人興奮起來,大家紛紛站起來。

    傅思思冷聲道:“在哪發現的?帶我們過去!

    她堅信死亡隊員尸體的消失,一定是人為。她并不知道,對方要隊員的尸體有何用。也許是為了破解大師之光的奧秘,也許是出于別的目的,但是毫無疑問,對方對天葉部滿懷惡意。

    對已死之人做出如此不敬之事,無法原諒!

    眾人身形如電,每個人都臉色陰沉,心中充滿憤怒。

    很快他們便來到發現桂虎衣物之地,那是一片灌木叢生之地。

    很快他們就在灌木叢附近有了新的發現,一名隊員發現一處的泥土和其他地方有明顯的區別,立即高呼:“這里!”

    傅思思倏地出現在他身邊,眼神冰冷:“把這里挖開!

    幾名隊員對視一眼,便開始挖起來。泥土應該是新埋不久,很輕松就挖開,當泥土中的景象呈現在大家眼前,所有人的眼睛都閃動著憤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里面沒有桂虎的尸體,只有一堆堆碎肉。

    傅思思蹲了下來,絲毫不受影響地翻動碎肉。

    “傷口是用鋒利的刀具造成,對方不是泄憤!

    她找到桂虎的手,手掌處的五行環印記被對方剜去。

    “有兩種可能,一是他們在尋找大師之光的奧秘,二是他們在尋找對付我們的辦法!

    傅思思的語調冷靜,就像在敘述一件和他們不相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名隊員激憤道:“一定是師北海他們干的!”

    “沒錯!”

    傅思思道:“也有可能是血修!

    她站起來,淡淡道:“不管是誰,血債血還!

    她轉過身子,面對另外一位女隊員許琳:“能找到他們嗎?”

    許琳擅長追蹤,只要對方留下痕跡,她就能夠通過秘法找到對方。

    許琳點頭道:“我試試!

    她閉上眼睛,雙臂環抱胸前,雙掌虎口相對,一圈元力環在她腳下亮起。元力環光芒流轉,無數復雜的環紋變幻不定,她的雙掌亮起一團棕色的光芒。那是土元力,但是和一般土元力的深沉厚重不一樣,它的元力波動非常柔和輕盈。

    許琳輕輕揚起手掌,就像手中握著一把沙塵,揚向空中。

    【浮真之塵】!

    茂密的叢林中,出現一個個淡淡的光斑。這些光斑大小不一,位置也非常凌亂,有的在地面,有的在樹上,但是它們延伸的方向卻是非常一致,指向森林深處。

    傅思思一言不發,沿著光斑的方向,沖入森林。

    其他隊員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沒走多遠,他們又發現了另一處土坑,里面埋葬著的尸體同樣被肢解。而且看得出來,對方使用的手法,和之前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怒火在每位天葉部隊員心中積攢。

    光斑變得越來越清晰明亮,這意味著敵人留下的印記越新鮮,也意味著他們距離敵人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沒有人說話,他們周身殺氣在不斷攀升,他們現在只想馬上找到敵人,把對方大卸八塊。

    忽然,傅思思止住身形。

    沿途的光斑,到此地突然全都消失。

    這是一處小山谷,四周怪石嶙峋,地形復雜。

    傅思思忽然開口:“出來吧,費這么大的力氣,把我們引誘到這里,還需要藏頭露尾?”

    “早就聽聞思思小姐巾幗不讓須眉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!

    沙啞的聲音從一處石頭后面響起,一個灰袍男子走出來,緊接著大量的灰衣元修露出身形,他們占據四周有利地形,把天葉部都包圍起來。

    傅思思面無表情: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灰袍男子呵呵一笑:“區區賤名,何必在意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他胸口出現一個血洞,赫然是傅思思閃電出手。

    灰袍男子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:“思思小姐的殺氣真重!

    噗,一聲輕響,灰袍男子好似氣泡般破碎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居然是假的!

    傅思思眉頭一挑,對方的謹慎讓她心中微微一沉,身形沒有絲毫停頓,折向山谷巖石上的其他灰衣人。其他天葉部隊員也沒有絲毫遲疑,他們根本不關心這群是誰,他們只想把這些該死的家伙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至于對方的埋伏?他們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們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,只要對方不是宗師,他們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忽然,山谷谷底亮起五顏六色的光芒,五根顏色不同的光柱升起,它們就像彎曲的龍骨,在山谷上空合攏。光柱之間,亮起薄薄的光幕,赫然把天葉部眾人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金木水火土!

    傅思思愣了一下,五根光柱竟然是五種元力,五種元力搭建的陷阱?

    冷哼一聲,她手掌的五行元力環印記陡然亮起,五行元力環環繞她的手掌,雪白纖細的手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透明斑斕。

    傅思思的氣勢一變,宛如變了一個人,就像一把出鞘的寶劍,鋒芒畢露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出現在巖石上的灰袍男子露出贊嘆的表情:“大師之光,真是了不起!

    傅思思拔地而起,氣勢決然,并掌如刀,斬在五根元力光柱匯集之點。

    乒!

    宛如琉璃破碎的脆響,元力光柱粉碎,五顏六色的碎芒炸開,就像彌漫的彩色霧氣。

    彩色霧氣中響起傅思思冰冷森然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們是牧首會的余孽!”
浙江大乐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