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我的黑月光女友 > 第438章
    粟融珵站定,看著她一點一點走近。

    凌京涵是精心打扮過的,臉上做了醫美保養,各種針都用上了,目前是皮膚最佳狀態,白皙通透,加上技術高超的化妝,整個人當真艷光四射。

    但,在粟融珵目不轉睛的凝視下,她臉上的自信和風情萬種漸漸收斂,臉色有些泛紅,“珵珵……”

    粟融珵沒說話,仍然看著她。

    她往前走了一小步,離粟融珵很近了,而后仰頭一笑,空氣里隱隱浮動著她身上香水的味道,不濃,不俗氣,屬于小眾而有格調的香型。

    “珵珵!彼劾锖盟朴袦I光,溫柔又繾綣,“我知道你很難,我也知道你現在終于有了轉機。我給你的承諾一直算數,只是知道你這么久以來心情不太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停了停,看他的反應,見他并沒有表露出什么異樣情緒,才笑著繼續道,“不管怎樣,生活總是要朝前的,粟伯伯、融星都需要你的照顧,你能重新振作起來我很為你高興!

    不管她說什么,他都沒接腔,只是看著她。

    她只好繼續道,“珵珵,還是那句話,讓我幫你吧,現在……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把“現在”后面的內容吞回去了,“現在妞妞走了”這句話是不能說的。

    “珵珵,我們彼此都走了彎路……到了現在,我能認清我自己,我的心還跟從前一樣,跟我十六七歲時一樣,我們不要再錯過了,好嗎?”凌京涵的目光越來越熱切,“而且,現在只有我能幫你,你需要大量的資金不是嗎?我有!珵珵!”

    粟融珵看著她,終于開了口,臉上浮起微笑,笑容里的溫度一如當年少年時,“跟從前一樣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凌京涵笑著點頭,“跟從前一樣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粟融珵點點頭,拎上行李,“好,等我回來!

    凌京涵暗暗舒了一口氣,笑意自眼底溢出來,“嗯,等你回來!

    粟融珵隨考古隊出發的事,施蘭舟是知道的,桑子這家伙,無論他們幾個有什么動靜,還是會告訴他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苦笑。

    他的錯何止在拖累溯行?他甚至覺得妞妞的失蹤都和他有著根本的聯系。如果不是艾箐惹事,弄出一個九榮堂來,妞妞也許不至于親自遠赴深山找好礦,也就不會出事了。

    想起妞妞,他心里更是劇痛。

    他比粟融珵理智,半年都沒找到的人,多半是不會再回來了,那是他的姐姐、他的妹妹,是一起長大情分不輸親人的伙伴……

    他哪有臉再踏入那個屬于他們幾個的圈子?

    心事重重地回家,小區門口卻有好幾個人在等著他。

    一見他,艾箐媽媽就率先沖了上來,往他面前的地上一坐,拽著他的褲管就哭開了,“都說一夜夫妻百夜恩!我們箐箐嫁給你,什么都沒得到,后半輩子大好前途全都葬送了!等她從監獄出來還能有什么?你怎么這么狠心!”

    艾箐嫂子也在那哭,艾箐哥哥一臉愁苦的樣子,“是啊,妹夫,箐箐犯了錯,法律已經制裁她了,你一個當丈夫的,不保護她,還要告她,現在還要把她整個家都整垮,讓她出來連后路都沒有嗎?”

    艾箐父親也嘆息,“家業家業,現在是既沒有家也沒有業!

    艾箐媽媽在那又哭又唱的,“你得多狠心,要讓她出來連房子都沒有住的!”

    施蘭舟聽到這兒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和艾箐居住的房子,在離婚手續辦妥之前他就賣掉了,他明明白白告訴過艾箐,如果法院判經濟賠償,這筆錢就用來執行,如果法院不判,這筆錢也會作為補償歸公司。而房款前兩天正式打到他賬戶,今天剛轉給孟桑子,想來,如今應該是買房人來收房,他們再也進不去那套房子了吧。

    這件事,他不認為自己做錯了,用力扯開艾箐媽媽的手,打算進小區。

    沒想到剛挪動腳步,艾箐媽媽又撲了上來,拽著他不讓走,一頓捶胸頓足的哀嚎,惹得周圍行走的人不斷側目看熱鬧。

    艾箐爸爸唉聲嘆氣的,“女婿,怎么說也是一家人,做人不要太過分,房子賣了,把我們餐館也整得開不下去,這是何必呢?兩口子離婚,就算為了孩子,也好聚好散不好嗎?以后芽芽長大,問起媽媽和姥姥姥爺,你怎么跟她解釋?”

    餐館開不下去?

    施蘭舟并不知道這件事。

    但他轉念一想,他沒做,不代表他爹不出手,老爹縱橫多年,手段的確多得很。

    就他本人而言,他是不打算收拾艾家的生意的,但是,他也不想再見到這家人,左右拖不了身,他只好大聲喊保安。

    保安早就注意著這邊了,但聽他們說話口口聲聲像是一家人,不便來插手,聽得施蘭舟一喊,連忙過來了,幫著勸阻,把人拉開。

    艾家人還要撒潑,尤其艾箐哥哥,眼見溝通不了,就要打人,施蘭舟雖然看起來斯文,但也不是個挨打的,躲開了拳頭還讓艾箐哥哥手勢不住,一頭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施蘭舟拍了拍手,跟保安道,“再繼續擾亂公共秩序就報警吧!你們也拿他們沒辦法!”

    保安連忙應承下來,拿起電話準備報警。

    艾家人一見這是動真格的,才害怕了,擠在一起退縮,施蘭舟趁此離開,回了家。

    進門就聽見芽芽的笑聲,內心的郁結稍稍松泛了些。

    “芽芽!彼先,張開懷抱。

    芽芽正坐在地上和爺爺玩耍。

    自從芽芽來到家里,施蘭舟爸爸待在家里的時間都多了,一心記掛著和孫女玩兒,芽芽也喜歡爺爺奶奶,這不,爺爺滿臉都被芽芽用彩色筆畫上亂七八糟的圖案。小家伙這兩天突然迷上了拿著筆亂畫,給她一堆白紙不畫,就愛畫不能畫的地方,比如墻壁。

    施蘭舟教女兒不能隨便畫還被老爹訓斥:墻壁畫上有什么關系?人家還專門有涂鴉墻!

    好吧,這下不但畫墻上,連爺爺臉上都能用筆懟。

    芽芽聽見爸爸的聲音,咯咯笑著搖搖擺擺走過來,趴到爸爸身上一聞,嗯,沒有臭臭的味道,馬上抱住了爸爸的脖子,還手舞足蹈又說又笑,說的話只能聽懂單個的詞,其它都是她自己的火星語。

    芽芽在這個家里,每一刻都是開心的。

    施蘭舟忽然就覺得艾家那一家人不冤,真是他爸動手收拾的,那也活該!

    “爸!彼是打算求證一下,“艾箐家那個飯館開不下去了,是……”

    施蘭舟爸爸瞪了他一眼,“不是我!什么玩意兒值得我出手?怎么?你還打算給他們求情?”

    “不是!本蛦枂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施媽媽來了,“把我孫女兒折騰得這么可憐,簡直禽獸不如!禽獸不如的人能做好生意?遲早關門吧,別禍害顧客!我跟你說,你要給他們求情,你趁早給我滾!跟他們待一處去,我們只要芽芽!

    好吧,媽媽手段也不弱……

    “媽,我哪里是要說情!彼膊徽f鬧到門上了,免得父母煩心。

    “嗯!笔┌职贮c點頭,“你們那個要倒閉的公司,我和你幾個叔伯研究過了,同意給你們投錢,具體怎么個合作方式,把那倆小子也叫上,一起聊聊!

    施蘭舟大喜,“是!謝謝爸爸!”

    施爸爸冷哼了一聲。
浙江大乐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