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我的黑月光女友 > 第439章
    溯行的運勢突然之間開始變好。

    就在粟融珵和桑子跟考古隊出發以后,相繼接到消息:第一,之前被搶走的項目,在非法竊取商業機密案宣判以后,公司又致電粟融珵,表示想再與他們合作,并且拿出了十二分的誠意;第二,孟桑子收到施蘭舟發來的消息,施伯伯打算給他們公司投錢,并開展更深度的項目合作,邀他倆回來后相談;第三,辛凈亭做的電影居然大爆,賺了不少錢,突發奇想要做國內第一部VR電影。一輩子見風是雨沉不住氣的他,實在等不到粟融珵回來,急慌慌打電話給他,要技術合作。

    峰回路轉。

    粟融珵接到所有消息的時候,卻只是平靜地點點頭,便一心一意讀胡教授給的資料去了。

    這一趟考古之行,目的地是絲綢之路,自先出發,一路向西。

    此時的京城已經過了最冷的時候,隱隱有了春的氣息,但往西,卻還有些冷,而且干燥,比京中還干。

    這次的任務主要是遺址預測,建立遺址預測模型,比如勘測當地高度、坡度、水源距離、土壤類型等,對區域內的已知遺址進行環境因素分析,提取所需地層及遺跡的厚度、頂界、底界等空間數據,從而尋找遺址分布的統計性規律和特征,對該區域尚未發現遺址的地方進行評估。

    大量野外的勘測,尤其進入戈壁以后,整個隊伍的狀態都顯得粗獷了不少,尤其粟融珵、孟桑子和費悅。其實粟融珵和孟桑子是有戶外運動經驗的,但強度和時長也沒有這么大,兩個玉郎一般的俊俏男人,很快變得皮膚干燥粗糙起來,而費悅是最不適應的,高強度工作,不適應的環境,一月后她開始發燒,時好時壞,反反復復,又是一周過去,病得起不來。

    此時,卻是第一階段建模的重要時期,費悅的工作量不輕。

    原本這項工作應該由一個團隊協作完成的,但溯行的團隊早就解散了,上上下下,領導員工都只有粟融珵和孟桑子兩個人,所以,他們的主要精力放在計算機端,即便這樣,兩個人的工作量還很大,完全分身乏術、廢寢忘食。

    而費悅與孟桑子搭檔工作已久,和他倆有著不一樣的默契,數據的采集、過濾和分析這部分工作全是由她來完成的,亦即,她是這兩人和考古需求之間的橋梁。

    她不能倒下,一旦倒下,就會耽誤工作進度。

    費悅吃了藥只在營地里瞇了一會兒,而后貼了個退熱貼,掙扎著起來又去工作了。

    粟融珵還說她,“不舒服就休息,養好了才能更好的工作!

    費悅一臉倦色,卻繃著個臉,“請你不要懷疑我的工作能力,這點小病算得了什么?就算我病入膏肓,我的工作一樣能干得出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好吧,對她的關心,她反而理解成質疑。

    粟融珵和孟桑子相互看看,拿她毫無辦法,而費悅已經板著臉坐在了自己的位置,開始整理數據。

    這一輪建模,粟融珵和孟桑子白天黑夜都是采集分析、采集分析,常常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,而費悅拖著病體,也跟他們一起熬,甚至比他們還要拼。

    熟悉工作流程的她,在知道他們需要某些資料和數據的時候,根本不用他們分配,自己就能精準而快速地完成任務,如果不能,那就通宵不睡,一定會在第二天一早把數據給他們,而后,喝杯強功能飲料,繼續工作,絕口不提自己身體上的不適。

    就這樣,兩個月的考古采集工作結束,一行人返京。

    粟融珵惦記著父親的康復,落地就往家里奔。

    回家一看,父親剃了光頭,帶著帽子,但是臉色恬靜,正在修盆景,見了他回來,還跟他笑,“以前總不理解你姥爺為什么喜歡擺弄石頭和盆景,現在找到樂趣了,的確很有意思!

    粟融珵憋著氣。

    粟振又道,“又黑又瘦,不知道的以為你做苦力回來,趕緊洗個澡,咱爺倆好好吃頓飯!

    “好!彼従彴研睦锉镏倪@口氣給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沒能好好吃這頓飯,姥姥就給他打電話,讓他趕緊去醫院,還問他這考古是怎么考的?把費悅折騰成這樣?

    他不知道費悅到底怎么了,至少在這兩個月的工作中,在他和她從機場分別時,她都是沒事的,現在進了醫院?

    姥姥的話不能不聽。

    他放下飯碗,和粟振說了一聲,就往醫院跑。

    費悅住院了,躺在床上昏睡,打著點滴。

    醫生說重癥肺炎。

    粟融珵都呆住了,重癥肺炎也沒聽見費悅咳過幾聲?

    姥姥搶著說,“重癥肺炎的時候,是可以沒有咳嗽的,只有發燒!你自己看看,都燒成什么樣子了?”

    費悅聽見聲音悠悠醒轉,見到粟融珵杵在那兒,也只是看了一眼,重又合上眼睛。

    粟融珵有些愧疚,畢竟費悅對姥姥的意義是不同的,把人交給他,他卻沒給照顧好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啊,費悅,你不舒服怎么不說呢?”他走近,小聲道歉。

    費悅根本沒理他……

    “還不是怕耽誤你們工作?”姥姥沒好氣地瞪他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他其實跟費悅說過不舒服就先休息。

    眼看姥姥又要數落他,費悅睜開眼,費力地說,“沒事,是我自己要工作的,不關他的事!蹦┝,還轉過臉對他道,“我沒事,你趕緊回去吧,大家都很辛苦,你沒必要耗在這里,后面的工作還很繁重,這可是溯行打翻身仗的機會,你杵在這里有什么用,是能出代碼?還是能出結果?”

    好說歹說,粟融珵最后被趕走了。

    姥姥看著費悅搖頭,“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沒事,既然拿了這份薪水,就要對得起這份工作!辟M悅重新閉上眼。

    姥姥再度嘆息,“你的心事我還不知道嗎?這妞妞啊,都大半年沒消息了,等珵珵事業穩定點,的確可以再考慮接下來的事了!
浙江大乐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