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漢誅 > 第006章誣陷
    胖瘦二人組在拳頭上敵不過劉三刀,當即一陣呼喊,欲要找牢頭前來相助。

    其實他二人不喊,這事情也就算過去了。

    畢竟這劉三刀也不會繼續對他二人進行攻擊,說不定將來他們還能夠成為朋友。

    但聽他二人的語氣,似乎要栽贓陷害牢里的諸多人犯私藏鐵器,圖謀越獄。

    這就有點犯眾怒了。

    畢竟大牢里的人都是犯了一些小過錯,關幾個月也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而這越獄可是僅次殺人放火的重罪,一旦認定,后果難以承受。

    注意是認定,而不是坐實。

    這兩個詞語,顯然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陳湯見此情況,當即小聲喝道:“咱們趕緊將他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控制住,以免他們將牢頭引來了!

    雖然大家都不敢得罪騰達里李家,但眼下局勢,哪里又能管的了什么李萬里,趙千里之流。

    眼下局面,不如將這兩個家伙綁起來,毒打一頓,直接威脅他二人不準找事。

    要讓他們知道,找事就是找死!

    獄霸陳輝當即一個眼色,便有六七名大漢,直接將胖瘦二人組撲倒在地。

    有壓身子的,有抱雙腿的,有控制手臂的,當然還有人捂住嘴巴的。

    胖瘦二人組不知獄霸陳輝的動機,遇見這陣仗,當即嚇的魂飛天外,以為要死在這牢里了。

    群犯控制的越死,那胖瘦二人組掙扎的越是厲害。

    陳湯見此情形,當即取下汗味十足的襪子,胡亂湊成兩團,分別塞入那胖瘦二人組的嘴巴之內。

    兩只襪子,正好兩個人。

    雖然陳湯才穿越過來不久,但從足底的黏稠之感來判斷,這麻布襪子的味道,可能有點不太美妙。

    那滋味一定是酸爽異常。

    陳湯本不太忍心用這樣的方式對待他們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這兩個狗腿子居然想殺死自己,心中也就釋然了。

    自己只不過對他們小施懲戒而已,可沒有要他們的命啊。

    陳湯在胖瘦二人面前舉起拳頭,低聲怒喝道:

    “再叫!小心老子砸碎你們的腦袋,老子可不怕那李萬里,趙千里之類的!

    胖瘦二人組都知道,那陳湯敢將李萬里的兒子李虎,打成奄奄一息,他當然不怕那李萬里了。

    畢竟‘初生牛犢不怕虎’嘛,不知后果為何物,當然也就不怕后果啊。

    他說砸碎自己的腦袋,那定然是干的出來的。

    胖瘦二人組果然停止了呻吟,只是那兩只臭襪子含在嘴里,忍不住味蕾抽搐,一陣惡心涌上舌尖。

    胖瘦二人雖然不再呼喊,但是卻晚了一步,兩名牢頭還是來了。

    這兩名牢頭分別叫張丙,王丁。

    他二人之所以叫這個名字,那還有個典故在里面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都曾經是二扇門的頂級捕快。

    二扇門就大有來頭了,雖然十八年前就已經被朝廷取締。

    二扇門是昌邑王劉賀稱帝之前,建立的捕快組織。

    其中最為著名的捕快,就是趙甲,楊乙,張丙,王丁四人。

    合稱:四大名捕。

    他們四人本不叫這個名字,但是昌邑王劉賀為了叫起來方便,所以給他們賜了這個代號。

    十八年前,昌邑王劉賀進京稱帝,就帶著二扇門的四大名鋪,一路高歌猛進,入主長安。

    能有這番際遇,也算是人生的高光時刻。

    只可惜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禍福旦夕。

    不到一個月,昌邑王劉賀莫名其妙的返回了昌邑,繼續當王爺了。

    二扇門也就是那個時候被取締的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昌邑王劉賀再次被貶成;韬。

    四大名捕的興衰榮辱,也和劉賀的命運緊緊相連。

    二扇門雖然被取締,但四大名捕一直跟隨劉賀左右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并未成功緝捕任何一名盜賊。

    但是作為劉賀身邊的花瓶,也是尋常百姓難以企及的高度。

    神爵三年,也就是去年,劉賀去世。

    介于劉賀的特殊身份,今上對其頗為忌憚,是故找了檔子事情,把劉賀的封國給消除了。

    四大名捕樹倒猴孫散,自謀生路。

    張丙和王丁兩人是同縣鄉黨,他們都返回瑕丘縣謀職。

    縣太老爺僅僅安排他二人做牢頭,這和他們的品級是不相匹配。

    畢竟‘花瓶’也是有品級的啊。

    趙甲和楊乙的家鄉也不遠,就在附近郡縣,他們也得到了相同的待遇,充當牢頭。

    但趙甲和楊乙,都能夠從這件事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危機在里面,縣里面掛一個品級相當的閑職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從四大名捕的身份,一落千丈到牢頭,這本就是不尋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趙甲和楊乙對自己曾經是劉賀近衛人員的身份,感到非常害怕。

    他兩人拋棄代號,另行取名,早已消失在人潮人海之中。

    但是張丙和王丁兩人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他們不但不能嗅到危險的氣息,反而對于曾經的過往,感到非常自豪。

    他們時常懷念曾經的榮耀,甚至將往事掛在嘴邊。

    花瓶畢竟只是花瓶而已。

    張丙和王丁兩人雖然別無長技,但是對于這種身份上的落差,也異常愁苦。

    他們總是認為自己高人一等,不肯與其他同僚打成一片,所以他們也只能相依為命了。

    他們都年近四十,人到中年,精力已經大不如從前。

    還好!他們又共同的愛好:喝兩口小酒。

    其實酒的好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酒水里要有枸杞和紅棗。

    據說這個能夠養精蓄銳,增加男子漢風度。

    他二人剛剛到達牢房,一股濃烈的酒氣就鋪面而來。

    這表明他二人方才正在外面斟酌對飲。

    他二人勾肩搭背的走進大牢,看起來在方才推杯換盞,互訴衷腸,互相吹捧的過程中,進一步增加了兄弟之間的感情。

    張丙有些微微醉意,恍惚之間,喝道:“吵吵鬧鬧的在干什么?想挨板子了是不!”

    王丁拿著一個陶瓷小酒壇,繼續喝了一口,臉色紅暈的道:

    “你們想要挨板子,咱們兄弟隨時可以成全你們。嘻嘻!

    七八名人犯見到張丙和王丁兩名牢頭的到來,也不敢再控制那胖瘦二人了。

    胖瘦二人連忙扯出口中的臭襪子,跟著一陣干嘔,狠狠的恨了陳湯好幾眼,目光中泛起兇意。

    胖子連忙告狀道:“張大人,這群人暗藏鐵器,看起來他們想要越獄!

    一聽說有人要越獄,張丙和王丁倒也驚起一陣涼意,酒勁也去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張丙連忙喝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仔細說來!

    瘦子連忙從地上撿起那枚尖錐,急切的說道:

    “他們就是藏著這個鐵器,不知道他們想要干什么,估計是想用這個東西挖掘地道,逃出這大牢!

    張丙當即按住官刀,喝道:“好大的狗膽,當真是反了你們!竟然敢越獄!”

    張丙這一喝聲,倒也不讓人意外。

    因為陳湯早就斷定這些牢頭被李家買通了。

    這欲加之罪,何患無詞?

    胖子又連忙告狀道:“是真的,他們正在密謀之時,被咱們兩兄弟撞見!

    瘦子搶著道:“他們威脅強迫咱們兄弟,加入他們的越獄計劃,咱們兄弟寧死不從,所以才被他們一群人毒打!

    胖子補充道:“就像剛才那樣,不但將咱們按在地上,更加可恨的是,陳湯這小鬼居然用臭襪子塞在咱們的嘴里!

    瘦子憤然怒道:“這是人干的事情?!”

    牢房里的群犯,都知道這胖瘦二人帶著鐵器進入牢房,必然是買通了牢頭。

    在牢里,事實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牢頭怎么看。

    所有群犯都對目前的處境感到擔憂,他們一時之間愣在當場,不知該怎么辦。

    比如那劉三刀,此時躲在人群后面的一個角落里,深怕兩大牢頭的目光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陳湯看了三刀兄一眼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看這人的模樣,怎么看也不像那個能在三刀之內,刀劈呂布的英雄人物。

    獄霸陳輝還算是比較冷靜的,他索性抱著雙手于胸前,靜靜的看著胖瘦二人顛倒黑白。

    張丙跟著問道:“誰是主謀?”

    那胖瘦二人環顧四周,他們立刻抓住陳湯的衣領,將陳湯揪出來,說道:“是他的主謀!”

    在胖瘦二人組的無腦指認中,一個十歲的小孩,竟然能夠在一天之內,攛掇一群犯人越獄!

    這怕是美國大片也不敢這么演!

    但陳湯對此并不感覺太多的意外,他甚至敢確認,這張丙還會信這件事。

    畢竟這胖瘦二人,本來就是代表李家,要來消滅自己的。

    張丙繼續裝模作樣的喝道:“陳湯,你小子當真的活的不耐煩了。李家少爺的事情還沒有了結,你居然又在牢里犯事!

    陳湯并不搭話,俗話說判斷是非,要聽雙方言完畢之后,再做決定。

    而這張丙聽了胖瘦二人的一面之詞,并不向自己或者其他人求證,就迫不及待認可胖瘦二人的誣陷。

    如此明白的事實,還有什么可說的呢?

    王丁拍了拍張丙的肩膀,說道:“這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,咱們這就上報縣太爺,等待判決吧!

    陳湯嘆息一聲,這算是什么世道喲。

    兩個牢頭都不仔細調查一番,就給自己胡亂定罪,這慫恿犯人越獄,想也想的到是重罪,如此自己罪上加罪,哪里還會有命在?

    陳湯這時候真的體會到了什么叫做百口莫辯。

    百口莫辯,也許是指有理說不清。

    但還有一種情況,就是現在這樣,別人不讓你辯解,這種情況不要說一百張口了,就算是一萬張口,也是沒有用的。
浙江大乐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