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永恒美食樂園 > 第122章第九席的‘魔王’
    夏言是頭一次參與安排學園事務的工作,起初還津津有味翻閱一份份文件。

    可是一刻鐘,半小時后。

    他干脆手撐臉頰,文件都不接了,一臉的無聊與煩悶。

    當然,類似表現的不只是他,或者說,在座的十杰們,大多是摸魚來的,也就一色慧、小林龍膽和薙切繪里奈最為積極,彼此不停交換意見,哦,假若睿山還沒倒臺的話,他對這些事務大權,肯定熱情的很。

    只可惜啊,十杰評議會,從此少了一個工作狂人,多了一只真咸魚。

    在新學年第一次議會的尾聲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司瑛士突然嚴肅臉,展示一份蓋有總帥辦公室印章的重要文件:

    “關于那兩個‘助手’名額,已經定下了,你們誰有異議可提出來!

    唰啦,文件紙面上,赫然是兩個名字——

    夏言。

    司瑛士。

    十杰們見到文件的內容,卻不太意外,會議室氣氛靜的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夏言則完全沒料到,這么一個‘異變食材調理手冊’的編纂團隊,遠月校內,所能組織起來的,最尖端最精英的科研小組,其中的珍貴助手名額,他居然這么輕松拿到了,沒有意料中的要開食戟去搶。

    司瑛士,作為十杰席,廚藝實力,也是最為接近畢業生,或者說已經有畢業生的水準,他拿到一個名額不奇怪。

    只是另一個名額……

    我?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夏言并不打算推掉,遠月組織人力物力,拉扯起來的尖端團隊,若成為其中一員,太能幫助他去探索異變后的食戟世界了。

    于情于理,都不可能把到嘴的肥肉吐掉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察覺到會議室氣氛凝重的源頭,可能是他自己,夏言笑了笑:

    “如果對我占有這個名額,有異議的話,嗯,我不介意來一次小小的較量,不公開那種也可以,正好最近我有在鍛煉新的技巧,嚴重覺得那天在‘月天之間’呈現出來的食譜,還可以進化,有巨大的改良空間……”

    一邊說,一邊環顧會議室除了他自己,其余九張椅子上的家伙。

    薙切繪里奈最先低哼一聲,撇過頭。

    久我照紀干脆就輕吹口哨,頭枕椅背,一臉無趣的看天花板。

    一色慧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再往上的第六席,到第二席在內的小林龍膽,都是目光閃爍,或垂低眼簾,或眼觀鼻、鼻觀心,沒跟掃過來的視線,直接的對上。

    他們真的很怕對上視線了,然后被誤會,被認為是不爽、挑釁。

    見狀。

    司瑛士這位席,忽然覺得自己弱爆了。

    “這位第九席,真厲害!”

    他內心忍不住地夸獎。

    “我呢,什么時候,也才有他這樣的魔王、怪物氣場?”

    于是,沒人提出異議,新學年第一次十杰會議,就在相當和善的氛圍中結束了。

    只是散場的時候,其他人都溜得很快。

    包括和夏言關系相當不錯的一色慧、久我照紀、薙切繪里奈。

    他們似乎生怕夏言,說出一句:喂,同學,請留步。

    我有新點子。

    要跟你交手,測試新食譜的力度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這一類的大恐怖言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學年正常展開的同時。

    遠月后山,一處比較靠近薙切家宅,單獨坐落在半山腰的別墅,卻漸漸來了幾輛車子,如果注意觀察的話不難現別墅圍墻上全是智能攝像頭,包括通往別墅的山間公路上,都設有崗亭、路障,安保十分的嚴格。

    堂島銀、汐見潤、四宮小次郎和羅蘭·夏佩爾。

    以及跟自己的兒子幸平創真說要去美利堅,實際上卻推掉了那個行程,決定留在島內幫助基友的幸平城一郎。

    這些人,基本算是遠月料理王國所能拿出來的,最尖端的一批料理研究力量了。

    他們到別墅集合沒多久,一輛輸送食材的卡車,也徐徐停在別墅大門外。

    堂島銀帶領眾人,到專門修建的地下倉庫,查看一批剛送到的食材,嚴肅地說道:

    “霓虹是島國,山地多,耕地少,而且人口密度非常大,因此在傳統的飲食料理文化中,來自大洋的魚蝦蚌貝,一直是霓虹大眾獲取蛋白質的主要、可靠來源!”

    “總帥和我的意思一致,‘異變食材調理手冊’,其實就是一種指南書,其中,對于魚獲和海產的調理指南,非常重要!”

    咦,幸平城一郎現這批水產,都是比較大眾化,也是最容易將“異變”擴散開的那一類魚鮮。

    只是。

    也有少部分稀罕物,比如幸平城一郎,就看到一個大號蓄養缸子里,有一條渾身烏黑、鱗片粗糙,整個身體如同覆蓋了厚重黑色盔甲的奇異魚類。

    “鱘魚?”幸平城一郎有點不太確定。

    “就是鱘魚!”

    堂島銀點點頭:“這是一只‘大白鱘’,從俄羅斯海捕撈的異種,我們透析現了它腹腔內有石化的魚卵,只是幾經嘗試取出研究,但都以鱘魚的死亡而告終,從魚尸體再取出來的魚卵,也由石質向普通的質感轉化了……”

    四宮小次郎吃驚地問:“有人吃過嗎,那種‘石化魚卵’的味道?”

    汐見潤這位唯一的女教授、女成員,干脆就是流口水的樣子,驚嘆說:

    “鱘魚的魚籽,所制作的魚籽醬,那可是和松露、鵝肝并稱的世界三大珍味吶!”

    “而這里面,又屬‘大白鱘’的魚籽,最昂貴,最稀有,根據準確的數據,里海區域‘大白鱘’的每年捕獲量不到一百條,已經是瀕危物種了……”

    堂島銀揉太陽穴,很是頭痛。

    普通的雌鱘魚,都要起碼1o年以上的壽命才產魚籽。

    而眼前這條‘大白鱘’的年齡,比他還要大一截,當他爺爺都沒問題了,珍貴程度不必多講,若非遠月家底厚實,人脈可怕,還真弄不過來。

    這條鱘魚,也是薙切仙左衛門為數不多,下達了明確指示的:

    在保證老鱘魚存活的前提下,取出石化魚籽研究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這時,有人敲門。

    收到召集通知的兩位助手,夏言,司瑛士,一前一后進來了。
浙江大乐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