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永恒美食樂園 > 第123章大白鱘上
    遠月后山的別墅。

    夏言剛進地下倉庫,就看見幾名工作人員,合力將一輛載有特制巨大魚缸的萬向輪推車,小心翼翼推到了蓄養池附近。

    “撲通”一聲。

    巨大的魚影,奮力扎進了池底。

    那體型,夏言目測了一下,暗自咋舌。

    這肯定過2米了……

    這么大的魚,卻非鯊魚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定睛打量一會,才稍顯訝異:“鱘魚?”

    鱘魚還是很好辨識的,背部的脊線很明顯凸起,像是恐龍背脊的特征,加上沿著龍骨對稱分布于軀體的,一整排凸起的鱗片,加上尖而狹長的魚嘴。

    乍一看,就給人濃濃的鴨嘴獸原始化石風。

    當然。

    在料理、美食圈子,鱘魚可是當之無愧的“寶物魚”。

    它們產出的魚籽,號稱餐桌上的軟黃金。

    堂島銀這位牽頭成立研究小組的頭目,笑呵呵對夏言說:“這是一條百歲高齡的大白鱘,體內孕育著異化的魚卵,先不談百歲的大白鱘,本身就稀少珍貴的屬性,它體內那種魚卵,被太多的料理研究機構覬覦了,只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什么?”

    “暫時還沒有人在保證鱘魚存活的前提下,取出這類異化大白鱘體內的魚籽!

    夏言聽了,卻是心頭一跳。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這個“保證鱘魚存活取魚籽”的前提,怎么有種樓麟艦上,‘一丈青’向恩拿第二副七星刀,同樣在一條鱘魚身上表演了無痛剖腹產的既視感……

    巧了,他前幾天才把「七星破軍迅切開」學到手,并費了好大心血,不停嗑安定心神的藍色藥丸,爆肝磨練。

    成績還算顯而易見的,熟練值變成了如今面板上的1/5o。

    小漲一點。

    與夏言同來的司瑛士,咦了聲:“正常的取魚籽方法,不是先把魚弄暈嗎?”

    “有人嘗試這么做過,這的確是常規方法沒錯,可是擊暈異化鱘魚,剖腹取出魚籽,那條鱘魚也隨之死去,而取出來的魚卵,還沒來得及迅加工成魚籽,就一下子腐敗了,失去了所有鮮美,色澤變得渾濁、黯淡!碧脥u銀說道。

    司瑛士失聲。

    大自然非常神奇,有很多生物存在保護機制,準確說,是一種很迷的神經反射。

    就比如,司瑛士這兩天,就有在苦心研究青蟹,打算鼓搗一篇水產生鮮方向的校園必殺食譜出來。

    興許是看了夏言和睿山的食戟,并具體品嘗了《刺身九重階》,這位席大受刺激。

    然而,司瑛士在宰殺青蟹時遇到了不小的麻煩,他的宰殺手法足夠干脆利索了,可蟹腿蟹腳,還是會在青蟹的本體,察覺到外界危險時,咔咔掉落在砧板上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蟹種,掉腿掉鉗子,品相大損,那暴跌的價值,可以形容為從名流名人的餐桌,瞬間掉到下水溝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不能刺激魚的神經嗎?”

    司瑛士好奇問:“就沒有試試其它殺的方法?快且徹底殺死魚的神經……”

    堂島銀瞪眼睛,氣笑道:

    “司,你這是把百歲、異化的大白鱘,當成是可以隨意打針的實驗室小白鼠嗎?就這么說吧,目前這條大白鱘,就是我們研究小組很長一段時間內的鎮館之寶了!”

    聞言,夏言心里本來不多的躍躍欲試念頭,瞬間散了個干凈。

    鎮館之寶?

    見堂島銀口吻鄭重。

    他暗自汗顏,幸好沒自告奮勇,要不然,還沒練到家的「七星破軍迅切開」大概率生事故,讓老鱘魚的“剖腹產”造成卵魚雙亡的局面,那他怕是要被堂島銀這個肌肉猛男吊起來抽。

    夏言暗暗思考:“嗯,先拿白菜的魚種,試試‘無痛剖腹取魚卵’,看看在中華一番原著出現的名場面,到底能不能復原出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說來也奇妙,新學年的頭一天,夏言連續趕場子,參加了兩個組織的第一次會議。

    與十杰評議會處理學園事務的無趣不同。

    在別墅里,一群人就站著,背后是蓄養百歲大白鱘的清澈水池。

    從堂島銀口中,聽說了小組第一階段的研究重點,是“生鮮水產”,夏言倒不覺得奇怪。

    霓虹畢竟是個島國,人多地窄,恰好又四面環海,那也只能靠海過活了,每年不知捕撈和消費多少魚獲。

    可以說,掌握了那些無害異化魚類的烹調方法,遠月就依然是島嶼上的料理王國,對霓虹人的餐桌,繼續持有恐怖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正思索著。

    覺氣氛突然安靜下來,眾人都瞧過來,包括剛剛言完畢的小組長堂島銀。

    “都看我干什么?”夏言莫名其妙的。

    四宮小次郎哼了聲:“我必須承認,在生鮮水產的領域,我的真實水平可能還不如你,提及這方面的課題,你不打算說些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比如,你的那篇《刺身九重階》食譜……”

    夏言卻擺擺手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篇必殺中的必殺,我保證,就算把食譜所有的烹調工序,所需要的食材、調味料,精確到克,整理成烹調手冊,也沒人能照搬并做出來的!”

    這番話倒不是為了推脫,他心里吐槽,就好比系統給現在的他,送一篇《破魔八陣》食譜過來,那他也只能干瞪眼,滿心的絕望。

    灌注靈魂的,是廚技。

    而不是食材。

    那充其量是輔助性的施法材料罷了。

    “簡化版呢,有可能嗎?”堂島銀、幸平城一郎對視。

    見夏言依然搖頭。

    他倆都嘆氣。

    旁邊,羅蘭·夏佩爾、宮里隆夫兩位大教授更是遺憾滿滿:“本來打算把你的食譜,作為其中一篇典范例子,編入調理手冊,并寫上你的大名!

    女教授汐見潤,惋惜附和:“是啊是啊,你的名字,以后肯定隨著手冊的布和印刷,注定要名揚海內!

    夏言卻腹誹不已。

    靠了,這些老狐貍,他就不信在場這些家伙,不清楚“特質”的不可復制性。

    別說他的食譜了,任何十杰或畢業生的食譜,都不可能這么公開的,刊載到調理手冊上面。

    說到底,所謂的‘異常食材調理手冊’,只是一種科普、掃盲烹飪書。

    能做到告訴民眾,不必懼怕那些異化物種。

    什么可以吃。

    哪塊肉質最為美味。

    具體到用什么手法除血液、除異味,或者用什么烹調方式,燉煮燜什么的。

    做到這些,就算是一本很成功很有意義的調理指南書了。

    “說吧,是不是想誆騙我的食譜?”夏言就這么問道。

    堂島銀摸頭,哈哈笑著化解尷尬的氛圍:“怎么會呢!”

    “我們是對你那篇食譜的結構,非常好奇啊,如果那天我的舌頭,沒有欺騙我的話,我覺得你所用的烏賊耳肉、烏賊肝臟,似乎就來自一只異化的烏賊種?”

    “或許是吧,我覺得鮮味滿足我的要求了,就拿下來,嘗試調理!

    眾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見夏言這么輕巧說出答案,沒一點負擔的樣子。

    堂島銀張張嘴。

    四宮沉默片刻,推了推眼鏡框說:“你知道嗎,至今為止,我都沒有創出一篇讓我自己感到滿意的異化食材烹調食譜……”

    “+1!”

    “一樣!”
浙江大乐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