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海賊之禍害 > 第九十三章 等待
    前一秒才準備念叨一下莫德。

    后一秒,莫德就推門而入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莫德一人,狼鼠還不至于愣神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的是,莫德這次過來,居然會帶著那間武器店里的少女。

    至于那只雪白的肥鼬,狼鼠根本就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與詭槍關系緊密的少女……”

    狼鼠迅斂去情緒,為了掩蓋剛才的失態,他倏然跳下椅子。

    “烏索普啊,你可算來了,塔塔木前兩天進了好幾瓶百加牌的朗姆酒,待會讓我們好好喝一杯,嗯?這可愛的小妹子是誰?該不會是你的……嘿嘿嘿!

    狼鼠熱情招呼著,旋即,目光在莫德和桑妮身上來回游動,露出一個頗為淫蕩的笑容。

    莫德無視狼鼠,轉而看向吧臺內。

    “塔塔木,幫我們弄點吃的,只要是肉,什么都可以!

    “好,三份?”

    塔塔木看了眼幾個月不見卻胖了好幾圈的白鼬。

    見塔塔木竟然把自己也算進去了,貝利不由一臉感動。

    他還深刻記得,當初被莫德擄來這間酒吧的時候,正是這熊一樣的漢子說了句他不能吃,這才避免了一場人間慘劇。

    “嗯,三份!

    莫德朝著塔塔木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真虧塔塔木能將貝利考慮進去,只能說,塔塔木擁有一種與體型不符的細心。

    聽到塔塔木那猶如少女般悅耳動聽的嗓音時,桑妮吃了一驚,但也就僅僅而已。

    她的注意力,更多是放在狼鼠身上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“是啊!

    莫德順著桑妮的指引,看向雖然被無視但絲毫不會尷尬的狼鼠。

    “哦,你交友不慎!

    桑妮掃了一眼狼鼠臉上的淫蕩笑容。

    莫名間,狼鼠只覺得身上中了一支箭。

    “別這樣說,雖然狼鼠長得確實有些猥瑣,但他這人還是很仗義的!

    莫德笑了笑,主動替狼鼠解圍,但難免道出了真相。

    第二支箭……

    桑妮蹙眉道:“那你覺得我可愛嗎?”

    莫德想了想,老實道:“一點也不可愛!

    “所以,是你有問題,還是他有問題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狼鼠有問題!

    莫德不假思索。

    桑妮贊同點頭。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狼鼠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第三支箭……

    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。

    “別都站著啊,過來坐吧!

    狼鼠哪敢再去調侃,只能假裝沒聽到莫德和桑妮之間的對話,探手招呼著他們過來坐。

    莫德和桑妮隨之入座,而貝利占了兩張椅子,一張用來坐,一張用來放尾巴。

    塔塔木去后廚準備吃食,狼鼠也就代勞,起身從吧臺內撈起兩個杯子,各自推到莫德和桑妮面前。

    隨后,狼鼠拿起酒瓶,正想倒酒時。

    “嘭!

    貝利惡狠狠拍了下吧臺。

    造成的聲響頓時引來狼鼠的注意。

    在狼鼠看過來時,貝利又拍了一下吧臺,先是慈眉善目指了指莫德和桑妮面前的酒杯,然后兇神惡煞指了指自己面前空無一物的吧臺。

    來夜色酒吧消費之前,莫德讓貝利不要說人話。

    所以,貝利就只能通過比劃動作來表達意思。

    而他的意思表達得很清楚——那就是我的份呢?

    狼鼠立即意會到貝利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他沒有理會貝利,而是看向身旁的莫德。

    “烏索普,這肥球想喝酒?”

    “嗯,貝利喜歡喝酒,給他倒一杯吧!

    莫德話音剛落,貝利卻是抄起一個煙灰缸砸向狼鼠。

    顯然,肥球的稱呼惹怒到了貝利。

    狼鼠當然不可能被煙灰缸砸到,抬手間,輕易接住了飛來的煙灰缸。

    這小畜生膨脹了啊……

    狼鼠緩緩放下煙灰缸,盯著貝利,像是在看著一頭食物。

    貝利卻是不屑一笑,心想著大腿就佇在身旁,怎么可能會怕你這么個猥瑣貨。

    當即,不甘示弱瞪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貝利那赤果果的狗仗人勢,狼鼠眼皮連動幾下,忍著將煙灰缸一哐啷砸在貝利腦袋上的沖動。

    但他忍了,并且為貝利拿了一個酒杯。

    貝利這才滿意點頭。

    狼鼠倒完酒后,隨意找了個話題。

    “烏索普,你這段時間又跑哪里去了,都沒見著你人,而且這么晚才來,還帶……咳咳!

    話里差點捎上桑妮,好在及時止住話頭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再被桑妮拿出來鞭尸一遍。

    莫德喝了口酒,感嘆道:“這事說來話長!

    狼鼠蛋疼道:“那你還是別說了,喝酒吧!

    現今,他也不用再去拐著彎刺探情報了。

    只需等待,用不了三天,祗園他們就會抵達瘋帽鎮。

    到那時候……

    狼鼠舉起酒杯,眼角余光瞥了眼莫德和桑妮。

    出自于對詭槍的忌憚和謹慎,狼鼠一直不敢太靠近詭槍所在的武器店,哪怕是打探情報時,也是十分的小心。

    所以,他在這里待了那么久,卻從未真正接觸過桑妮。

    這還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相比于莫德的存在,桑妮才是真正拿來牽制詭槍的籌碼。

    盡管祗園那邊還沒查出桑妮和詭槍之間的具體關系,但顯然不會是一般的關系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要想抓捕一個無牽無掛的詭槍,按照祗園的話來說,不僅難度極高,且風險十足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,塔塔木從后廚端來三盤份量十足的煎牛排。

    牛排上淋了以紅酒為材料的醬汁,散出令人食指大動的香氣。

    “請慢用!

    塔塔木面帶笑意。

    “謝謝!

    莫德餓了許久,直接開動。

    桑妮和貝利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們今晚之所以能出來,一方面是為了放松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是因為索爾被亞瑟一通電話喊去了花街,據說是花街那邊來了個膚白貌美的新花魁。

    在出門之前,莫德原本是想去酒館的。

    但那里又吵又雜,想來想去,也就想到了塔塔木的夜色酒吧。

    安靜是安靜了,不過他對吃食方面沒抱太大期望。

    而當塔塔木端出堆得滿滿的煎牛排時,莫德覺得帶著桑妮和貝利來夜色酒吧真的是來對了。

    吧臺內,塔塔木面帶笑意看著大塊朵穎的莫德等人。

    他的眼底深處,卻是掠過一抹猶豫。

    通過狼鼠,他雖然不知道海軍想做什么,但他知道了莫德的真名和身份。

    當然,明面上還是只能用烏索普稱呼莫德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夜色酒吧外的巷道盡頭。

    薩博和克爾拉駐足此處。

    他們僅是遠遠看著夜色酒吧,并沒有打算過去。

    “有客人,而且那個海軍也在!

    薩博細細打量著夜色酒吧的泛光招牌。

    利用某種隱秘的通信方式,他從缺了幾處光源的招牌上得到了塔塔木所安放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……?”

    克爾拉遲疑著。

    “等吧!

    薩博淡淡道。

    直至茉莉抵達瘋帽鎮之前,他們有的是時間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ps:個人覺得,革命軍的西軍軍隊長說話娘娘腔,而且還是個巨人,所以,用茉莉這個名字比莫里更適合,于是就采用茉莉這個名字了。

    另外,以我這個碼字效率,欠下的兩章……難頂哦……要不下周?

    豬豬我這么可愛,你們當然不會介意啦~(。--)!
浙江大乐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