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海賊之禍害 > 第九十四章 奇妙的相似之處
    夜色酒吧之內。

    見莫德他們吃得那么香,狼鼠雖然不餓,但也是讓塔塔木幫他搞一份牛排。

    等塔塔木將狼鼠要的煎牛排端上來時,莫德他們已經差不多吃完。

    “很好吃!

    吃下最后一塊牛肉,莫德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好吃!

    桑妮擦了擦嘴,也是十分肯定這份牛排的味道。

    聽到兩人的稱贊,塔塔木無聲一笑,旋即將空盤子收起,走向后廚。

    貝利看著塔塔木的背影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他還想再來一份。

    這里不光食物好吃,連酒的味道也是不錯。

    如此舒服的體驗,跟上次來到這里時的心驚膽戰渾然不同。

    真是個好地方啊。

    貝利如此想著。

    桑妮和他持有同樣的想法。

    這是她第一次來夜色酒吧,拋開坐在不遠處的某人,她對這間酒吧的印象極佳。

    吃飽喝足后,莫德并不準備久待,拿出幾張貝利放在吧臺上。

    塔塔木從后廚出來,第一時間就看到莫德放在吧臺上的幾張鈔票。

    “要走了?”他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挺晚了!

    莫德對著塔塔木笑了笑。

    塔塔木默默點頭。

    桑妮看著塔塔木,認真道:“牛排好吃,調的酒也很好喝,我們下次還來!

    “歡迎!

    塔塔木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,但很快,那笑意稍稍一斂。

    正起身準備離開的莫德并沒有注意到塔塔木那輕微之間的異樣。

    桑妮對塔塔木不熟悉,所以也沒當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不多待一會嗎?”

    狼鼠看著起身的兩人,客套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下次吧!

    莫德隨口應了一句。

    吧臺木椅偏高,他朝著桑妮伸出右手,讓桑妮借力而下。

    “走了,回見!

    莫德朝著塔塔木狼鼠擺了擺手,旋即順手將戀戀不舍的貝利拎下椅子。

    隨后,在狼鼠和塔塔木的注視下,兩人一肥鼬向著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快走到門口時,桑妮臉上露出一個笑容,問道:“我們什么時候再來?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空,隨時都可以再過來!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兩人一鼬推開酒吧店門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吧臺內,塔塔木側身看著重新關上的店門,神情頗為復雜。

    狼鼠看了眼塔塔木的神情,頓時只覺得盤中的煎牛排沒了滋味。

    他很想跟塔塔木說點什么。

    譬如那個海軍傳奇所要討伐的目標是索爾,所以莫德和桑妮不一定會有事。

    但礙于身份上的職責,他只能沉默放下刀叉,然后舉杯喝酒。

    再過幾天,瘋帽鎮將會迎來史無前例的動蕩。

    屆時,這里極有可能會在一天之內不復存在。

    作為海軍,狼鼠非但不會在乎島上這些海賊和地下世界人員的死活,反倒希望能死得一個不剩。

    但他可不希望塔塔木出事。

    所以,在同僚抵達瘋帽鎮后,他必然要護得塔塔木周全。

    只是,狼鼠就是做夢也想不到,面前這個他相處了兩年的人,會擁有一個足以顛覆他認知的身份。

    這樣的相互關系,也正如前段時間之前,塔塔木也沒想到狼鼠會是海軍出身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莫德和桑妮離開夜色酒吧,走在巷道里。

    貝利緊跟其后,走的時候,時不時就回頭看向夜色酒吧店門,不舍之意顯露無疑。

    在巷道的盡頭,薩博和克爾拉沉默看著從夜色酒吧里走出來的莫德和桑妮。

    看到莫德時,兩人并沒有什么反應。

    他們實際上是見過莫德的,只是那時候的莫德戴著面具,所以他們在此時并沒有認出莫德。

    莫德很快也注意到了站在巷道盡頭處動也不動的兩道身影,不由暗自警惕起來,同時放緩腳步。

    “桑妮!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桑妮也是放緩腳步,暗自警惕。

    唯有貝利滿腦子還在想著牛排的滋味,根本沒注意到前方的兩道身影。

    察覺到來自莫德桑妮的警惕性敵意,薩博深知無法地帶的人基本較為敏感,倒也不覺得奇怪。

    不過,也正因為敏感,在這種環境下,稍有一些小誤會和摩擦,就可能會引出爭端。

    于是,薩博主動向前走出幾步,來到微弱燈光所能覆蓋到的區域。

    他沒有說話,但雙手攤開,向莫德和桑妮示意自己沒有武器。

    克爾拉這時候也是向前走出來,沉默站在薩博身旁。

    此時,他們臉上和身上并沒有任何偽裝手段。

    借著微弱的光線,莫德看清了薩博和克爾拉的相貌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莫德眼中異色轉瞬即逝。

    他稍稍加快步伐,將桑妮護在身后,同時不動聲色緊盯著薩博和克爾拉。

    即便認出薩博的身份,以及感受不到敵意,莫德也沒有絲毫松懈。

    他就這樣護著桑妮,與薩博克爾拉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走出一段距離后,莫德回頭看了眼薩博。

    恰巧,薩博也是回頭看向莫德。

    他們的目光就這樣在空中交織了片刻。

    隨后,他們各自收回目光,神情各異。

    待莫德和桑妮的身影消失在下一處拐角處后,薩博抵著下巴,眼露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“薩博,你認識他?”

    克爾拉察覺到了薩博的異樣。

    “不認識,只是感覺那個男的有點眼熟,好像有在哪里見過,但想不起來!

    薩博搖了搖頭,剛才和莫德對視的時候,他莫名生出一絲熟悉感。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那個男的很強!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克爾拉眼神略微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剛才,在莫德走過去的時候,那種警惕之余隨時可能暴起的姿態,給了她不小的壓力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莫德和桑妮走過幾條巷道。

    剛才莫德的舉動,桑妮有看在眼里,不由問道:“你認識他們?”

    “嗯,剛才那兩個人是革命軍!

    莫德沒什么好遮掩的,直接道出薩博和克爾拉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革命軍?”

    聽到莫德的話,桑妮不由自主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走在后面的貝利一個不慎撞在了桑妮的后腿上,不由抬頭,奇怪看著桑妮。

    莫德也跟著停下來,回頭看著桑妮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沒事!

    桑妮向前幾步,重新與莫德并肩。

    莫德瞥了眼桑妮臉上的異樣,看上去可不像沒事,不由追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看著好像挺在意革命軍的!

    “嗯,有關注過!

    “是嗎!

    莫德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桑妮回頭看了眼幽暗的巷道盡頭。

    “我被革命軍解救過!

    “?”
浙江大乐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