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風送滿長川 > 第三十九章 成全
    回到紅塵客里的時候,正巧碰見夏經雲放學回來。

    邢慕煙把傘放在門口,將沾濕了的鞋子脫下來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過來這么早?”

    她把柜臺后面的居家小拖鞋穿上,掂著那雙濕了的鞋子就往后院走。路過夏經雲的時候,側頭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小丫頭似乎興致不高:“沒課啦。又下著雨,想著萬一晚上還下,不如先過來。路也好走!

    她趴在桌子上,沒精打采的。手里不知道把玩著一支筆,轉一會兒再歇歇。

    邢慕煙見她這幅樣子看著有些意思,便笑道:“怎么了這是?”

    “困!

    姑娘換了條胳膊,把頭轉了個邊繼續趴著。迷迷糊糊地嘟囔。

    邢慕煙笑了一下,知道她這是要睡,因而就沒再管她。

    去后院把鞋子刷干凈以后,晾在了二樓。

    等再從樓上下來,夏經雲已經睡了一覺爬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晚上睡這兒還是回家睡?”

    “我睡這兒吧!

    “那明天早上咱們兩個早點兒起來,一塊去東市上買點艾草花生什么的。大后天就是端午了,準備準備就得開始包粽子了!

    邢慕煙說著,走到門口看著外邊的雨。

    阿遙可能是覺得那柜臺上有些冷,一下子就跳進了邢慕煙的懷里。喵喵喵直叫。

    夏經雲想了想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于是第二天一早,她們就從紅塵客的后門出來,把船放水里,兩個人便跟著那些早起去東市的人一塊擠在這個窄窄的河道上。

    天上依舊下著雨,夏經雲非要試著撐船。邢慕煙沒辦法,便說著讓她試一試。畢竟據她的了解,這小丫頭雖說是江南人,但是在這之前可是從來都沒劃過船的。

    她把蓑衣扔過去,看著她穿上。然后自己坐在了船篷里看著她劃。

    時不時偏了就指導兩下。

    一路上倒是也沒出現卡在一個地方走不動的情況。就是有些慢了。

    不過她也不急,畢竟她整天有大把大把的時間——該著急的是這小姑娘,她早上有課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記得你不是北方人嗎?怎么劃船比我一個南方人還厲害?”

    邢慕煙坐在船篷里削蘋果:“我來碧川好像有八九年了吧。到這兒的第三年我就有船了!

    她說話的時候,手里的蘋果小心翼翼地在刀尖上轉著圈。等結束了最后一點,長長的一條果皮從手里滑落下去。掉在了墊著的紙上。

    她看著那一串果皮,心里突然就變的沉重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來自己剛到碧川的時候。

    世人總是喜歡總結,明明是千言萬語都解釋不清楚的一些事情,偏偏要用幾個詞就來解決。

    時過境遷。

    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什么往事歷歷在目巴拉巴拉的。很多,但是太沉重了。

    她從天津剛過來的時候,人生地不熟。在這一座她從來都不知道的城市里,在那所她從來都不知道的學校里,只有一個第一天就對她表達好感的印糖糖。

    在自己不熟悉的地方,認識著自己不熟悉的人,做著自己并不熟悉的事。

    一晃,也就這么過來了。

    其實有些時候,到底是顧流川的父母不讓她回天津,還是她自己不愿意回天津,似乎已經有些分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不過并不是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用現在人們的話來說,天津只是第一故鄉,江南是她的第二故鄉罷了。更何況她生生世世好像都長在江南,分第一第二似乎也毫無意義。

    換句話來講,其實顧媽媽在傷害她的時候也在成全她。

    成全一個江南的她。

    后面的小丫頭還在感慨:“原來你這么早就來碧川了。怎么沒聽你說過?”

    邢慕煙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可說的!
浙江大乐透走势图